小时代

整个下午的低气压已经快把我逼疯了

上一次在电影院哭是看到白百合在大街上追着车说,前路太险恶,请别放弃我,我不要那一击即碎的自尊,我的自信也全部是空穴来风,求你原谅我。

南湘锁门的时候我眼泪大颗掉下来把我自己都吓到了,我就在那个时候想到夏至里面,傅小司拉着门对陆之昂喊,操你妈你快跑啊,你他妈快跑啊。

下午跑步的时候脑子都在想对啊这就是我的中学啊,郭敬明那个时候还不是生意人就是个小作家,写了首印一万本的书,被告的乱七八糟的好故事,每年夏天都会想起来的坏结局。我有他说要出十二本最后却不了了之的书系,每个月去买他写的越来越少的期刊不知不觉就买了书架上满满两排。

在他已经变成一个唯利是图的生意人的时候,我依然没有办法讨厌他。

就像我现在回头看天天存钱买书,被虚构的故事骗了那么多眼泪的自己也不会觉得傻一样。

我们不都是那么走过来的么

喜欢看一样的书就能成为好朋友,没有那么多的社交平台也有说不完的话,钱没有那么重要,人也没有三六九等,穿过一个走廊就能见到面,感情一点都不能将就,勇气好像用不完。

觉得自己以后会是不一样的人。

觉得自己说过的大话都会实现。

现在想起来很像是唐宛如被划破的脸

不敢想不敢看

这两年最让我难过的就是我嘴里说的变好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

我摆脱掉了你不希望知道一丝一毫的那段关系

我跟自己纠缠了这么久终于放过了自己

可是你都不知道

 

 

评论(1)

© 华夫饼的烤箱 | Powered by LOFTER